热 线: 029-63613593  电 话: 18591932401  网 址: www.xibushequ.cn
社区服务   居家 医疗卫生 技术培训 美食 慈善 保险 母婴 家政 物业 养生 劳务 治安 养老 幸福之旅 就业 帮扶

首页 > 综合新闻 > 综合新闻

吴一坚公开喊冤:5.34亿元拍卖款已被法院“高效”分配?

编辑: 馨悠柔来源: 腾讯网2022-01-29 12:09:26 阅读:170

分享到: 0


最近, 昔日曾打造了两家上市公司的陕西前首富吴一坚非常的上火。

2022年1月15日,他旗下的A股上市公司金花(600080.SH)6689余万股,被宣布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拍卖成交。这标志着围绕金花股份的控制权,邢氏家族与吴一坚的“争夺战”已经到了“冲刺刀”阶段。

然而,正是西安市疫情封控期的本次司法拍卖成交,其是否合法,引发了金华控股集团当家人吴一坚的质疑。

为此,吴一坚此前多次“上书”法院请求中止此次“拍卖”未果后,又再次“上书”陕西法院及证监会坚持“喊冤”。

封控期拍卖被指违法

2022年1月15日,新余兴鹏同创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称“兴鹏同创”)、吴信金、熊俊彦在拍卖公开竞价中,以最高应价约5.34亿元胜出。

金花股份表示,本次权益变动股份变更过户后,金花投资所持股份将减少至455万股,占总股本的1.22%。意味着,吴一坚及其金花投资将失去金花股份的控制权。

但值得质疑的是,由于疫情原因整个西安市都按下“暂停键”,但西安市中院却偏偏在疫情工作暂停期间,选择在网上举行拍卖活动;而且当天参加拍卖的仅为兴鹏同创、吴信金、熊俊彦这一疑似为一致行动人的参加法拍。而出价成功的兴鹏同创在参加法拍当日才变更认缴资本金至1.8亿元的操作也是疑团重重。

有分析指出这家疑似壳公司可能是专为金花股份股权而设的公司。而联合竞买人熊俊彦为90后,其拍得股份需支付1.27亿元资金,而此笔巨款来源生疑。

6亿贷款疑似中“套路”

对于上述司法拍卖,金花投资和吴一坚则坚持认为,其拍卖涉嫌违法。为此,1月25日,吴一坚及金花投资发表一份“严正声明”维权。

这份声明对西安中院的上述拍卖活动提出多个质疑。

尤其引人注意的是,声明提出西安中院在西安全市因新冠疫情封城期间,未按最高法院涉新冠疫情的司法解释第四条“要有效防止执行财产被低价处置,疫情期间被执行人申请停止拍卖的,人民法院可以准许”之规定进行。

另外,2022年1月12日,北京市东城区法院的一份(2022)京0101执恢22号《执行决定书》决定:将金花投资作为被执行人的执行案件移送西安市中级法院进行破产审查。而按照法律规定,接到该司法决定后,西安中院应当中止拍卖,但事实上该院对此却置之不理。

值得注意的是,西藏信托有限公司的上述6.23亿元贷款实际出资人疑为上海东兴投资控股发展有限公司。此贷款实际为民间借贷,因走信托通道规避国家监管,也有违规之嫌。

由此,6.13亿元贷款也难逃“套路贷”之疑。

强制执行涉嫌多处违法?

据透露,在上述疑团重重的股权拍卖之外,来自6.13亿元的执行案也被质疑涉嫌多处违法。

金花投资的代理律师表示,上述表面上来自西藏信托的6.13亿元贷款,其实是有抵押物的。该贷款合同显示,其贷款的抵押物为吴一坚旗下的西安秦岭国际高尔夫俱乐部公司的高尔夫球场土地使用证及其配套建筑物。而这部分抵押物经上海财瑞房地产土地股价公司评估价达7.22亿元。处置该抵押物完全可以覆盖上述贷款本息。但西安中院却执意拍隐含上市公司控制权的上述股份。

而这部分股份在拍卖前甚至未依法进行评估程序,就被仓促上网拍卖。此举有违法律规定。

另一大疑点是,西安中院至今未依法向陕西省高院报送金花投资的破产重整申请卷宗,涉嫌故意拖延时间为在疫情期间强制拍卖股权扫清障碍。

事实上,破产重整案件还不止金花投资申请一起。2022年月12日,北京市东城区法院在执行债权人宁夏冠岳公司案件时,因债权人提出金花投资执行转破产申请,该法院作出(2022)京0101执恢22号决定书,决定将金花投资作为被执行人的执行案件移送西安中院进行破产审查。但西安中院对此,亦置之不理。

另外一起破产重整案件是,金花南山公司管理人在该公司破产过程中,因与金花投资是关联企业,且与该公司人格高度混同,区分财产难度高,向西安鄠邑区法院提出合并破产申请。2022年月12日,鄠邑区法院作出(2022)陕0118破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对金花南山公司与高尔夫球场、金华控股进行合并破产重整。该裁定书被提交给西安中院后,中院不但没有依法中止拍卖,甚至用行政方式指令鄠邑区法院立即撤销了已经生效的民事裁定。

股份疑似被低价处理股份

但两次被其他法院决定,破产重整的司法文书却不被西安中院认可。这其中是否暗藏猫腻,我们不得而知。

金花投资人士称:实际上走破产重整的路是为了对所有债权人有一个公平的交待,并且若引入新的战略投资人的话,拥有众多珍贵知识产权的核心医药配方也将进一步发挥其真正的价值。若企业可以重获新生,其在上市公司的前述股份价值才能真正体现出来。

据了解,目前国内百余家上市药企平均市值在150亿左右,而目前金花股份的市值仅27亿多。此时,该公司估值可以说是“白菜价”。且不说前述拍卖未经过法定评估,就依当下股价看,其是绝对的低估状态。

最新消息称,中院在1月26日才正式受理金花投资集团北京东城区法院转来的相关“执转破”司法文书。但受理该案是否能扭转已经被拍卖的6600余万股权案,仍然是一个未知数。

另外,可靠信息还称,前述拍卖所得的5.34亿元目前已经被法院“高效”分配给相关债权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分享到:

更多资讯,请关注西部社区网 www.xibushequ.cn
HaodeUpload/UploadedFiles/20200530010253.jpg
HaodeUpload/UploadedFiles/20200604045325.jpg
友情链接: 科学研究| 科学研究| 科学研究| 科学研究| 科学研究| 科学研究| 科学研究| 科学研究| 书法艺术| 区域信息| 生活百问|
Copyright © 202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西部社区网 备案号:陕ICP备2020017220号